山东省中医院18名儿科医生全年看十万门诊(图)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4-03 浏览次数:

  放开二胎的政策,对儿科医生行业带来利好,但是,儿科医生从业现状如何?《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下降到10万,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与全国平均每千人配备2.06名医师水平相去甚远。

  “一方面,社会对儿科医生的需求量逐年递增;另一方面,面临儿科医生人才供给量紧缺的形势,会对全国二孩政策的全面落实,带来一定影响。”山东省中医院院长杨传华对此十分担忧。

  儿科医生紧缺的原因是什么?社会各界对此有何反响?记者分别采访了儿科主任、医院院长、患儿家长等,力求从多个角度为您剖析儿科医生生存现状。

  山东省中医院儿科在2015年门诊量达到了十万多人次,18名一线儿科医生付出了艰辛汗水。在儿科医生紧缺的状态下,省中医如何发挥一线儿科医生的优势,让儿科从“非主流科室”达到了逆势上扬的状态呢?带着问题,记者采访了该科张葆青主任。

  3月1日上午不到8点,省中医儿科主任张葆青已经早早赶到儿科病房,开始带领该院的年轻医师进行查房了。

  “这个小宝宝,你笑起来真可爱,乖,给张大娘笑一笑!”一边拿出小玩具哄着小朋友,一边为孩子仔细听诊,张葆青迅速地诊断出孩子的病情发展状态,马上在病历上面做出用药安排。

  在其他儿科医生面前都会烦躁不安,甚至调皮捣蛋的小朋友,在张葆青面前都俯首帖耳,乖巧得很。张葆青说她就是喜欢孩子,愿意给他们当朋友,也愿意他们喊她“张大娘”,因为这个称谓让她感到亲切,也拉近了医患之间的联系。

  不喝一口水,不休息片刻,拖着疲惫的身躯,张葆青从早晨一直忙活到中午12点多,才刚刚查完所有病号的病情并开出医嘱,同时吩咐给家长如何科学护理婴幼儿,如何熬中药,如何服药,有啥禁忌等。

  面对记者提出的儿科医生在医院是否奇缺的问题,张葆青告诉记者,儿科医生在全国范围内就是缺,省中医的情况在全国范围内的省级中医院里面做得还是比较好的。

  “主要是院领导非常重视,无论从硬件、软件配置,还是从薪资水平调整方面,都优先考虑了儿科医生的职业特点,做了倾斜照顾。我们也非常感谢有杨院长的大力支持,我们的儿科才能迅速发展。每年都能进新人,这个情况在其他省级中医院里面是不多见的。”

  张主任介绍说,重视儿科的发展,山东省中医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根据人员配置、病床配置、硬件配置、业务水平等条件综合考量,山东省中医院儿科在全国范围内省级中医院能够走进前五名。

  “从2015年下半年,杨院长就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做了薪资改革试点,将儿科医生的业务考核定位于门诊量,不再与业绩挂钩,一下子就大幅度提高了儿科医生的薪资水平!大家从心里感激领导的支持,这个改革是其他同等医院里没有的。”

  门诊量大,对医生来说是极大考验。胜任儿科工作门槛比较高,不仅仅是心理素质硬、业务素质强就能胜任,还得需要好身体作支撑,张主任笑着说,在儿科医生圈里面有一句口头禅,“儿科医生最抗病,能够把儿科医生放倒的绝对是超级病毒。”

  虽然省中医每年都能进新人,但是儿科医生依然需要,张主任表示,放开二孩之后,儿科医生会更加紧缺。她希望越来越多的学生能够在考大学时考虑报考儿科专业,虽然目前很多大型医学院不招儿科专业,但是最近国家卫计委、教育部的相关政策引导表示,陆陆续续会有大型医学院逐步恢复儿科专业,这也是儿科医生的春天,希望越来越多的医生能够从事儿科事业。

  工作状况:一天看120个病号,累得不想吃饭,每天都有很多患者堵儿科专家门诊

  王峻是济南市中心医院儿科主任医师、山东大学兼职副教授、山东省变态反应协会委员,山东省医师协会儿科分会呼吸组委员、山东省儿科哮喘协作组委员、济南市红十字会儿科专家组组长。

  4月30日,五一劳动节前夕,作为儿科主任医生,儿科骨干,一大早,王峻穿上工作服就来到儿科门诊坐诊。不到8点,王峻门诊的门口就挤满了一大堆老病号。

  给每一个孩子认真检查,仔细核对处方,一遍遍计算药物的剂量,王峻穿着单薄的衣服,仍然不时冒出热汗。一口气看了30多个病号,抬头一看,已经到了中午12点,王峻才发现自己光忙着看病号,连一口水都没有来得及喝。下午1点多,又开始忙活着看病号。时间一点点流逝,一直下午5点多,工作8个多小时,看了60个病号,王峻笑着说,今天看60个病号等于是非常轻松了。

  清明节,由于流感病号特别多,每天都要看120多个病号,累的头晕,连饭都不想吃,但是看到孩子慢慢康复,自己内心觉得再累也要坚持!

  “好医生现在就是急缺啊,我挂号给孩子看病,都得提前两周才能挂到张葆青主任的号。”4月30日,记者在省中医儿科采访时,来自潍坊的一位家长孙女士告诉记者。

  因为孩子的病经常反复,一到春天,过敏性哮喘就会复发,走了很多家医院,都没治好,来到省中医之后,张葆青的中医治疗方案给孩子治好了,这次是来复诊的。

  “我们怕挂不上张葆青主任的号,提前两周在网上预约,终于预约成功了。几百公里路也不嫌远,我们就信任张葆青医生。”来自枣庄的冯女士带着宝宝一大早开车赶往济南给孩子看病。

  尽管因长期一线工作超负荷劳累,身患多种慢性病的张葆青还是带着甜美的笑容给孩子认真看病。

  孙女士说,真心希望山东省全力发展儿科,让各个县市级的中医院也能有像张主任这样优秀的儿科医生就不用开车数百里来省城看病了。

  “目前,很多医院都是按照业绩来考核医生,儿科开药少,业绩低,奖金就特别少,儿科医生谁还愿意当啊。但是儿科医生对孩子们太重要了。作为家长,特别希望济南各大医院的领导能够给儿科医生在待遇方面多一些优惠政策,让他们能够踏踏实实留下来给孩子们看病。”市民赵先生说,给儿科医生提高待遇,就能让儿科医生安心工作,对于放开二孩政策之后猛增的新生儿来说,也是利好。

  名医的确让患者感到心安,然而儿科缺名医,在济南市儿童医院、济南市中心医院等多家医院,被采访的20多名家长都希望各大医院能够投资发展儿科,提升儿科医生待遇,让他们安心工作,给小宝宝的健康保驾护航。

  人才培养:11年才能培训一名合格儿科医生,工作压力大待遇低儿科医生流失严重

  邢莉是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医师,从业28年,资深儿科专家。谈到儿科医生紧缺的现象,济南市第四人民医院的邢莉深受感触。

  “儿科医生紧缺,是全国范围的大形势,不仅仅存在省级医院,也不仅仅存在市级的综合医院。”邢莉表示,近二十年来,儿科医生的发展由于各种原因并不突出,一方面,培养儿科医生的院系逐年减少,导致儿科人才奇缺。另一方面,儿科医生就业压力大,责任重,风险高,但是薪资水平并不占优势,导致儿科医生流失现象比较严重。两个方面的影响,导致儿科医生紧缺。

  邢莉表示,儿科医生责任重大,必须经过至少11年的正规培训和一线临床锻炼才能成就一名合格的儿科医生,而处理一些危重病号,必须至少经过15年的临床实战才能成为一名成熟的儿科医生。

  邢莉表示,虽然儿科医生的培养周期漫长,工作压力巨大,风险高,薪资水平却并不高。

  邢莉介绍说,四院儿科医生共9人,却担负了三万多人次的日常门诊量,还得兼顾新生儿病房的工作,人手奇缺!而作为三甲医院,招收儿科医生必须要求研究生以上学历,也给招聘带来难题。

  “一方面医生都超负荷运转,急需人手,一方面却招不上人手。一般大型医学院研究生毕业的学生都会首选省级医院,到市级医院的少之又少,进新人能够最棘手的难题。”邢莉无奈地说。

  5月1日,刚刚在北京办了科普讲座匆匆赶回济南的山东省中医院院长杨传华告诉记者,我国“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是一项关乎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的重大决定,与儿科医学人才培养、儿童健康医疗保障密切关联。

  根据专家预计,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推行,我国每年增加的新生人口会在300万到800万之间,每年出生的人口总数会超过2000万。杨传华院长认为,在这种大形势下,无论是对儿童保健工作,还是对儿科医学人才队伍的发展,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杨传华告诉记者:“省中医作为全省规模最大的中医院,特色中医儿科是非常重要的部门,中医药的发展要面向国家的重大需求、服务国家的发展战略,这是医院工作的基础着眼点。”

  正是基于这样的“远见”,山东省中医院的儿科科室建设和发展规模在全国范围内省级中医药内名列前茅。

  在全国医院内部,大部分都是以业绩考核作为医生薪资水平评定的主要标准,而在省中医院,杨传华院长专门针对儿科的特点,于2015年,在全省范围率先制订了新的考核办法,即把儿科医生的门诊量作为衡量儿科医生业务水平和薪资水平的重要标准,从而大幅度提高了该院儿科医生的收入水平。让儿科医生的收入真正与付出对等,大大提高了儿科医生的工作积极性。

  杨院长不断在医院的硬件建设、人才配置、薪资改革向儿科倾斜,极大鼓舞了儿科医生的工作劲头。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